零与蛇1一3部

零与蛇1一3部

阳明病无咳有喘,内实喘者,宜大承气汤;下利者,宜葛根黄芩黄连汤。主之以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者,一以扶阳,一以补土,使水邪不致上干,则脐下之悸可安矣。

顾《灵兰秘典篇》曰∶“膻中者,臣使之官,喜乐出焉。其滓秽,则自胃之下口,入于幽门,传于小肠,自小肠下口,至于大肠上口,大小二肠相会为阑门;阑门者,阑约水谷以分别也。

至于不可误下,更不待言矣。《经》云∶“辛甘发散为阳”。

阳受气于胸中,胸中阳气衰微,故叉手冒心,心悸欲按也。然客之气一语而三引,体不劳而汗,股不步而栗,肌革无所耗于前,而其中然莫知其所来。

表里无阳,内外俱阴,惟有昼日烦躁不得眠,一假阳证,则是独阴自治于阴分,孤阳自扰于阳分,非相胜乃相离也,故以干姜附子汤,助阳以配阴。 古人于虚实寒热之法,既明且备如此。

今饮水多,而胃阳不充,即使小便利,亦必停中焦,而为心下悸。五苓散,邪已入府表证已微,故方中只用桂枝一味主表,其余四味皆主里之药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