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向海

陈向海

但邪之中人,必乘人气之虚而入,倘人之肝气不虚,则木邪何从而入哉。 上下气通,身热自解,一用风药,则引阴湿而入于阳分,反成不可治之症矣。

泻湿必损脏腑之气,气损则不能行水,湿何能泻耶。一泻而愈,不必二剂。

 盖肺气不能自生,补其脾胃,则土能生金。此方之奇,奇在杜若,非家园之杜若也,乃野田间所生蓝菊花是也。

迨既与人接,欲尽取之而后快。治法须急救脾土之焦,又必先泻阳明、命门之火,始脾土得养,自易生阴,阴生而津液自润,何必通大肠之多事哉。

苟用药得宜,尚可接续,以梦中窃盗,肾根未漓也。此黄芩之必宜加入于生脉散中,以助肺金清肃之令也。

若膝则筋骨联接之处,骨静而膝动,动能变而静不能变也。火下温而不上发,头面无红热之侵,何至胫趾之乏力哉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