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小嘟《遗像》

橘小嘟《遗像》

曰∶客有劝余服丸者,服之已一年矣。虽然,邪因食而复聚,虽邪不入于胃之中,而邪实布于胃之口。

入心、肝、胆与胞络四经。独是地骨皮凉骨中之血,牡丹皮凉骨中之髓,无人证吾言耳。

延胡索,破气、破血之药也。古人不特用之,且重用之。

如补精也,不若熟地、山茱之易于见胜。 惟是女子善怀,一不得志,而闺中怨忧无以解其郁,郁无聊之气,而经血不行,行经作痛,千般怪病,后此生焉。

 盖随所用而听令,从各引经之药,无所不达,治一身,疗半身之风,散上下之湿,祛阴阳之火,皆能取效。 有赤、白二种,白者佳,亦可用入心、、肺、肝、肾五脏,兼入膀胱、大小肠、膻中、胃经。

是邪在太阳,而不在肺也。真湿为水邪之实,假湿乃元气之虚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