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莫阿芝背景故事

古莫阿芝背景故事

【注】阳明病,本应自汗出,医误以为风邪,更重发汗,病已瘥,尚微烦不了了者,此大便必硬故也。君大黄之苦寒,臣芒硝之咸寒,二味并举,攻热泻火之力备矣。

程应旄曰∶转属层次,不止有表罢、不罢之分;而表罢入里,复有燥实、燥不实之辨,所以有不更衣之阳明病,有内实之阳明病,有大便难之阳明病也。设不自衄,当以麻黄汤发之。

【注】心下硬痛,结胸也。若恶寒者,为表未尽也。

其热多寒少者,则热随衄去,继而汗出,表与热均解也。卫阳失护,营阴内空,邪仍不解,更生烦躁,此亦虚烦虚躁,乃假热之象也。

煮汤入胃,输脾归肺,水精四布,大烦大渴可除矣。今胸胁满微结,寒热心烦者,是邪犹在半表半里之间也。

程应旄曰∶下之后,复发汗,昼日烦躁不得眠,虚阳扰乱,外见假热也。 故当灸之,更主以附子汤,以助阳消阴也。

Leave a Reply